• <samp id="ysyg2"><samp id="ysyg2"></samp></samp>
  • <menu id="ysyg2"><menu id="ysyg2"></menu></menu>
    最新信息

    易中天的兩位宜昌籍恩師

    2018年08月30日 點擊數:
     


        因出任央視《百家講壇》主講嘉賓而婦孺皆知的著名學者易中天,其學術起步之地,當是武漢大學。1978年,適逢國家恢復研究生招生,當時還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易中天,經過3個月的備考,考取武漢大學中文系中國古代文學專業研究生,師從于著名魏晉南北朝文學及唐宋詩詞專家胡國瑞教授門下,其時,國學大家、《文心雕龍》研究名家吳林伯教授等亦為易中天授課,1981年,易中天獲文學碩士學位,后留校任教,直至1992年調入廈門大學直至退休,目前,易中天正在進行32卷《易中天中華史》的寫作,每出一卷,即洛陽紙貴。但易中天始終對這兩位恩師執弟子禮,他在多種場合盛贊恩師胡國瑞的胸襟和風骨。而他的學術處女作《〈文心雕龍〉美學思想論稿》的寫作,自始至終受到吳林伯教授的影響。饒有意味的是,易中天的這兩位學術引路人胡國瑞和吳林伯,都是名副其實的宜昌籍學者。


        胡國瑞,名重學界的古代文學專家


        胡國瑞教授是名重學界、蜚聲海內外的中國古代文學專家、著名詩人,同時也是武漢大學中文系享譽已久的原“五老八中”的“八中”之一。1908年12月,胡國瑞生于當陽。他自幼愛好文學,在上高中和大學時,就細心閱讀經、史、子、集部中的許多典籍。1936年自武漢大學中文系畢業后,曾在鄂西、川東各公私立中學任國文教員。1946年回武漢大學任教,曾任該校中文系古典文學教研室三至九世紀研究室主任、校務委員會委員。他曾擔任中國唐代文學學會副會長,中國屈原學會副會長,湖北省文學學會第一屆會長,1998年辭世。


        在從事教學和學術研究的60余年里,他培養了一批從事古典文學教學和科研的骨干。他上世紀五十年代撰寫的《魏晉南北朝文學史》一書是新中國成立后出版的第一部斷代文學史。法國漢學家霍茲曼教授在法國講授魏晉南北朝文學,即以他的著作為教材。


        胡國瑞先生為學六十余年,于詩詞文賦均有精深獨特的造詣。其學術研究向來追求高水準,高質量,以學養深厚、鑒別精微見長,具有自己獨立的學術個性。先生治學從不人云亦云,不茍同流俗,不作驚世之論、欺人之談,而是從實際出發,尊重歷史,尊重文本。他能詩善詞,有《湘珍室詩詞稿》留世。2008年9月,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了《胡國瑞集》,以紀念胡國瑞誕辰100周年,緬懷其學術成就、道德文章。值得一提的是,出版《胡國瑞集》的資金,即由易中天資助,此前,他還斥資以恩師之名,設立胡國瑞獎學金,每年資助武大學子。


        胡國瑞和易中天可謂師生情深。1981年易中天研究生畢業后回到新疆,第二年他給恩師胡國瑞寫信,表示很懷念武漢大學的學術環境和氛圍,希望回到學校工作。為自己子女的事情都從來不找學校的胡國瑞找到當時的校長劉道玉,請學校出面與新疆方面協商,將易中天調回武大任教。“人不可有傲氣,但不可無傲骨。胡先生最令人敬佩的就是‘風骨’。我從先生那里學會了做人、做事,也繼承了他做人要有‘風骨’這一點。這樣寶貴的人生財富將伴隨我終身”,易中天曾說。


        吳林伯,卓樹一幟的“龍學”研究大家


        吳林伯先生1916年9月8日生于宜都,因家貧,九歲才有機會開始啟蒙教育,十五歲時即能全部背誦四書五經、《楚辭》等著作。1939年考入國立師范學院(校址在湖南藍田)國文系學習。大學畢業后,任重慶南開中學教員兼文科主任,從熊十力先生習佛學及玄學,后經熊十力推薦,1945年夏,辭南開中學教職,赴樂山書院,從國學大師馬一浮先生習儒學及漢魏文獻,并經馬一浮親教,選定以《文心雕龍》為中心的研究方向。1947年后,至上海,先后任上海育才中學國文教員、中華教育社國學專修科主任兼教授、上海光華大學教授,1953年,光華大學等校合并,成立華東師范大學,吳先生改任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講師。1956年,吳先生受同門山東曲阜師范學院院長高贊非的邀請,出任山東曲阜師范學院中文系講師,并兼任古典文學教研室主任。1962年返回家鄉,任宜昌師范??茖W校中文系講師。1978年調入武漢大學中文系,至1986年退休。1998年8月病逝。


        吳先生一生著述甚豐,著作范圍包括經學、諸子,以及《文心雕龍》研究,而以《文心雕龍》研究(俗稱“龍學”)為重點。已成書手稿包括《周易正義》等27種。


        據易中天回憶,當年讀研究生時,導師吳林伯曾讓易中天買來毛筆宣紙,懸臂懸腕,一絲不茍,將《文心雕龍》不折不扣地抄錄一遍,還不準打標點符號,要將手稿帶到老師那里現場斷句。易中天現在回憶起這段獨特的學習經歷時仍然很懷念,“正是有了這樣的鍛煉,后來讀起古文來才會覺得得心應手,完全沒有障礙。”吳先生還規定,在做研究和正式寫論文之前,必須對《文心雕龍》滾瓜爛熟,直到現在,易中天還能大段大段地背誦《文心雕龍》。



        值得一提的是,易中天的學術處女作《〈文心雕龍〉美學思想論稿》,是在碩士論文的基礎上擴充而成的,“選擇這個題目,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吳林伯先生在講了一年《文心雕龍》課引起了我的興趣”,易中天說。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