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ysyg2"><samp id="ysyg2"></samp></samp>
  • <menu id="ysyg2"><menu id="ysyg2"></menu></menu>
    最新信息

    武漢大學老建筑

    2017年07月14日 李云貴 點擊數:
        武大早期建筑群建成于上世紀30年代,包括工學院、圖書館等15處26棟建筑,2001年被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武漢大學早期建筑經歷了7年的建設,主要建筑有文、法、理、工四個學院大樓和圖書館、體育館、學生宿舍、學生飯廳及俱樂部、華中水工實驗所、珞珈山教授別墅(十八棟)及街道口牌坊、半山廬等。占地面積3000余畝,建筑面積7萬多平方米,工程造價400多萬元(銀元)。


        一期工程(1930年3月-1932年1月):文學院、理學院、男生寄宿舍、學生飯廳及俱樂部、教工第一、二住宅區、運動場、國立武漢大學牌樓等共13項。


        二期工程(1932年2月-1937年7月):圖書館、體育館、華中水工實驗所、珞珈山水塔、實習工廠、電廠、部分生活用房、法學院、理學院(擴建)、工學院、農學院(未竣工)等共17項。


        未完成工程:醫學院、大禮堂、總辦公廳因經費不到位未建。


        校園中心區由2條南北軸線和2條東西軸線相交匯形成兩大組建筑群,總體規劃因山就勢,利用東、南、北三面環山,西側為低洼地的區域規劃校園中心區,低洼地作運動場,看臺依坡而筑。建筑群沿看臺外面凹形校前大道上側布置。南山(火石山)建工學院,北山(小龜山)建理學院,東側山脊規劃了大禮堂。形成以運動場為中心,大禮堂為主體的一組建筑群。工學院、理學院分別在運動場中線400米的南北端,為大禮堂的左右翼。大禮堂和體育館在運動場東西軸線上下端正。運動場西向山起箕(東西長500米,南北寬200多米)地勢驟降,為校區下沉式中心園林地。體育館在其下方。于是形成貫穿工學院、理學院的南北軸線,及由大禮堂延伸至體育場以西的體育館的東西軸線,空間呼應,地形錯落,章法井然卻又十分生動而切合地形。中心區西北側的獅子山從東、北兩個方向可遠眺東湖,從東湖亦可見獅子山山頂輪廓,形成以圖書館為主體的另一組建筑群,在北山丘陵地帶的獅子山,坐南朝北。圖書館居山頂中央突出;東、西兩翼為文學院、法學院,相對矗立;南面學生宿舍抱坡而建。飛檐碧瓦掩映在綠樹叢中,使山體顯得更加郁郁蔥蔥、錯落有致。


        老齋舍是一座仿布達拉宮琉璃瓦建筑,于1931年9月竣工,當時的造價55萬元,可謂奢華之極。整個建筑采用“地不平天平”的設計理念,順獅子山南坡山勢而建,屋頂則做成平面,后來有人解讀了其建筑內涵,即雖然眾生起點不一,但通過努力學習,都會達到一樣的成就。老齋舍原計劃建造六棟宿舍,后期因為經費問題減少到現今的四棟,四棟宿舍由三座羅馬式拱門連為一體,為不失中國特色,在拱門頂修建中國古代單檐歇山式亭樓,突出了拱門的導向性。每棟宿舍由兩個大天井將宿舍分隔為前中后3排,各排則依山勢高低分為1至4層;每層宿舍分別以千字文中的“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來命名。每個房間的尺寸一致,寬3.3米,長4.5米,使用面積為13平方米。走在老齋舍的95級臺階上(原為108級,但底層已被提升的路基淹沒),常有一種穿越歷史的錯覺。


        武漢大學老圖書館——被看作武漢大學的標志性建筑和精神象征。位于獅子山頂,背對東湖,南向珞珈山,是武漢大學的至高點。這座1935年9月竣工的老圖書館,外部裝飾極具中國傳統特色,頂部塔樓是八角重檐、單檐雙歇山式,上立七環寶鼎,屋頂有采暖煙囪,屋頂南面兩角有云紋照壁,其間護欄以左右的勾欄和中央的雙龍吻脊,造成“圍脊”的效果。兩座附樓屋脊與大閱覽室相連的在建筑學中叫“歇山連脊”,在現存的老房子中也是不多見的。塔樓閱覽廳的外墻為八邊形,并設有環形外走廊,供閱覽者休息和游人觀光。正門上方鑲有中國圖書館祖師——老子的鏤空鐵畫像;在屋脊、環廊、檐部等處有蟠龍、云紋、斗拱和仙人走獸的精美圖案。


        圖書館左右側分別矗立著文、法學院,此種布局體現了中國傳統文化中“左文右武”“文華武英”的特色。文學院屋頂采用翹角,寓意文采飛揚;法學院四角飛檐平而緩,顯得端莊穩重,寓意法理正直、執法如山。


        “十八棟”,最早是指20世紀30年代初在珞珈山東南麓落成的18棟教師住宅,后又增建了4棟,總共達到了22棟,抗戰期間又因戰火拆毀了1棟,還剩下21棟,但習慣上仍用“十八棟”來泛指珞珈山上的這一片別墅群。80年前的珞珈山還屬于荒山野嶺,遠沒有今日的規模。畢業于耶魯大學森林學院的葉雅各,負責十八棟的園林設計,他依山種樹,借樹生景,樹樓相倚,樓群錯落有致地分布在山嶺之中,依山望湖,彼此青石相連。雖然十八棟的建筑風格整體采用英式鄉間別墅風格,但卻巧妙地融合了中國人“仁者樂山、智者樂水”的哲學觀。郭沫若曾在此居住了一些時日,他將十八棟譽為“武漢三鎮的物外桃源”,并在其抗戰回憶錄《洪波曲》中回憶說,“太平時分在這里讀書,尤其是教書的人,是有福的。”


        行政大樓(原工學院)是融合了西方哥特式風格的中國建筑。開爾斯在這里將主樓設計為四角重檐攢尖頂的正方形大樓,在珞珈山這面天然的“屏風”上形成一幅鑲嵌畫,使原本平緩的山體陡增鐘靈秀氣。主樓高大的墻體被寬大的落地玻璃窗和削斜式惻角所美化,四角由綠色琉璃瓦歇山頂的中式配樓護持,更顯雍容華貴,典雅大方,壯麗多采。


        理學院正對行政大樓,背臨東湖。其主露穹窿圓屋頂與南面工學院四角重檐攢尖頂遙相呼應,體現出“天圓地方”(北圓南方)的傳統建筑理念。兩側附樓,一歸物理,一屬化學,與主樓以畫廊相配,渾然一體。主樓內結構精美適用。一樓的兩個大扇形階梯教室比一般的階梯教室陡了很多,因為它們是順應地勢修建的自然而成的階梯教室。教室內圓立柱更體現了“中西合璧”的特色,威嚴的柱子配著白色紋狀柱頭裝飾,嚴肅又不失雅致。


        老牌樓:原位于街道口大學路起點一側的象征學校大門的老牌樓,歷史上曾兩次修建。第一次是四柱琉璃飛檐木結構,結構古樸、描金彩繪、漆彩畫甚是別致,目前尚未見到有確切記載的建造年代(可能是1931年)。而從武大歷屆畢業紀念冊上的照片分析,木牌樓應該在1934年6月前竣工??上Т文隁в邶埦盹L。因此難以弄清牌樓上的字系誰人所書(可能是王世杰)。


        第二次修建時間據歷史照片分析,估計建于1937年夏,牌樓是鋼筋混凝土結構,采取四柱三間沖天式。前面的“國立武漢大學”六字尚不能確認由誰所書(可能是數學系教授蕭君絳),后面的“文法理工農醫”六字則由中文系教授劉賾(劉博平)書寫,表示武大辦學的理想規模。劉先生書法自成一家,郭沫若曾稱贊他的書法是“珍品”。文革期間,“國立武漢大學”六字被“武漢大學”四字所取代。這四字取自1951年5月,毛澤東回給武漢大學農學院學生陳文新的私信信封上(現在武大校名以及當成?;帐褂玫陌倌晷c標志上的字體均為“陳毛體”新書體)。到1983年校慶之際,又代之以書法家曹立庵所寫的“國立武漢大學”六字。目前仍位于街道口,但已經破敗不堪。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