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ysyg2"><samp id="ysyg2"></samp></samp>
  • <menu id="ysyg2"><menu id="ysyg2"></menu></menu>
    最新信息

    象牙塔里的舊影

    2017年07月14日 李云貴[1] 點擊數:

        武漢大學是一所蜚聲中外的中國一流學府。武漢大學校園是一所美麗的校園,是我們校友夢牽魂繞的圣地和精神家園,武大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可以勾起我們無限美好的回憶。當我們每一次走進了古老而親切的校園,我們都被一棟棟堪稱中西合璧的典范建筑所陶醉。而這些古老而富有藝術氣息的建筑已經得到了很好的保護。我們武大的學子甚感欣慰,無比自豪,擁有了1526棟“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基本涵蓋了武漢大學早期建筑的主體,為此,武漢大學檔案館編輯出版了《武漢大學早期建筑》一書。但在我們武大學子眼中,仍然有許多遺憾。

     

    例如,國立武漢大學除醫學院外,文、法、理、工、農五院建國前均在珞珈山修建了學院大樓,而農學院大樓(雅各樓)①卻偏偏被排除在文物范圍之外;還有建國前武漢大學修建的3教職員住宅區②,僅有一區周恩來故居和郭沫若故居被列入了文保范圍;同樣修建于上世紀30年代初的學生宿舍,僅將男生宿舍列入保護名單而忽略了女生宿舍(蝶宮)③;與珞珈山新校舍一同建起的,具有重要歷史價值的珞珈山水塔④、東湖中學“庚子烈士紀念館”等均未列入“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

     

    一、武大農學院大樓:雅各樓

     

    農學院為國立武漢大學時期六大學院之一,農學院大樓也是建國前珞珈山校園內建成的文、法、理、工、農五大學院建筑之一,其歷史價值不亞于其他學院大樓。

     

      農學院主樓1937年始建,因抗戰爆發而停工,1947年竣工。主體三層,中部四層,鋼筋混凝土框架結構,袁瑞泰營造廠建造。附樓為一幢兩層廡殿頂建筑,位于主樓西南側。

     

     

      農學院由沈中清主持設計。沈中清是建筑工程師,原武大建筑設計室第一任室主任。沈先生師從廖恩釗,在恩師帶領下與另外4名測工負責武大新校舍的測量繪圖工作。老先生非常推崇豐子愷的畫作——“豐子愷的畫,廖廖幾筆,即可傳神。建筑也一樣,我主張經濟、實用、堅固、美觀的建筑原則。在這個前提下,建筑的形式列在其次,只要恰到好處即可。

     

        重要的是如何在建筑上體現豐子愷式的藝術水平。這樣的設計理念從農學院大氣簡約的建筑構造上便可窺其一二。

     

    眾所周知,武大許多老建筑都采用綠色屋頂,農學院卻是例外。根據資深武大校史研究專家吳驍先生推測,這也許是由于抗戰后經費緊張的緣故。農學院延續了武大建筑中西合璧的特色,采用西方經典的五段式構圖方法,一座主樓,兩座配樓,彼此相連。坐落在農學院的西南角的兩棟小房子,曾作為農藝實驗室,竣工于抗戰前,比農學院主樓的歷史還要悠久。2012年,武大農學院成功申報為“武漢市第七批優秀歷史建筑保護目錄”。

     

     

    1952年,武漢大學農學院從武漢大學分出,與其他幾個高校的農學院合并成華中農學院。195412月,武漢大學水利學院分出成立武漢水利學院,農學院大樓也隨之分出作為辦公樓。2000年,四校合并,飽經滄桑的武大農學院大樓重新回到了武漢大學古老建筑群的環抱。為了紀念葉雅各院長,如今位于工學部辦公樓、武大農學院大樓更名為“雅各樓”。

     

    武大農學院的老建筑靜靜度過了七十余的光陰,潮起潮落,分分合合,光榮和屈辱都一一走過,相比于半山廬、櫻頂老圖這樣有一定知名度、充滿傳奇的古建筑,農學院的歷史平靜如水,亦淡而有味。

     

    二、武大第一教職員住宅區:“十八棟”

     

    位于珞珈山南麓的“十八棟”,是指武漢大學珞珈山東南山腰上的原教授住宅群,是老武大第一教職員住宅區的俗稱。始建于1931年,1932年建成,屬于國立武漢大學的一期工程建筑。整體采用英式鄉間別墅風格,每一棟建筑又都自有其特點,一共十八棟,后增蓋四棟。日軍侵占武漢后,這里成了日軍高級軍官住宅,有些別墅的內部被造改成日式結構,并拆除了一棟,現剩19棟(其中15號樓前幾年垮了,在第20棟和第21棟之間,原來還有一棟,不知毀于何時)但人們仍沿用習慣叫法稱之為“十八棟”。

     

    繆培基在《王世杰、武漢大學與我》中寫道:“洋房(十八棟)高踞山頂水塔下面,俯瞰東湖碧水,遠眺前方山巒。湖濱的廣袤田野鋪著金黃色的油菜花,迎風搖曳,白鶴飛翔,構成一幅美麗的圖畫。晴天我循小徑步行越山頂而下,繞過半山廬去法學院上課。下雨天則乘校方所備小輪車往返,交通稱便。”

     

    武大很多學子知道珞珈山,卻不一定登過這座山;很多人知道“十八棟”中的周恩來、郭沫若故居,卻不一定知道武漢大學乃至整個中國學術界、教育界的重量級人物,都曾在“十八棟”治學、居住、創作。當年“珞珈三女杰”之一、外文系教授袁昌英與丈夫——經濟學家楊端六住于一棟;同是“三女杰”之一、著名女作家凌叔華與丈夫——時任武大文學院院長陳源住于二棟;而第十八棟,曾是武大最初三任校長——王世杰、王星拱、周鯁生的住處。

     

    “十八棟”,不僅指這些依山傍水的三排英式鄉間別墅風格的小洋樓,更重要的是里面曾居住著代表了武漢大學文化、學術和氣質的多位優秀教授與作家。這些學術大家在這里生活、治學,使得當時的珞珈山南坡成為了華中地區的知識精英云集的圣地。

     

     

     

     

    住在“十八棟”里的是老武大最優秀的教授,生活條件也最為優越。每棟英式小洋房有四層:最底層是廚房,以及廚師住處、煤炭堆放間;二樓是飯廳、客廳、書房;三樓是臥室、洗手間;四樓的閣樓是雜物間。小一點的樓一家住,大一點的、有庭院的樓一般是兩家合住。

     

    盡管住在山上,教授們并沒有過著原始的生活。皮宗石教授的兒子皮公亮先生回憶,房內有24小時熱水供應,水是循環的,送到三樓,洗手間還有抽水馬桶。家里用的煤是白煤塊,由當時山下的消費合作社開車送上山來。每家一般都會請兩個傭人,一個廚工一個保姆。

     

     

    這些尚待維修的古老建筑,見證了風云變幻的歷史,卻抵不過時間的遺忘。這其中只有19棟、12棟系周恩來故居、郭沫若故居列入“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武漢大學早期建筑》名錄予以保護。他們依然被腳手架和橫七豎八的建材垃圾圍繞著,如多病的老者們,對著叢林深處訴說他們記憶里舊時的珞嘉歲月(珞是珞珈,嘉是嘉定。嘉定就是樂山,武大在抗戰時曾遷至四川樂山);又如飽經塵世風霜的智者們,佇立在珞珈山南,慈悲地注視著今非昨兮的時代,連輕微的一聲嘆息也被茂密的樹叢淹沒。

     

    三、武大女生宿舍:“蝶宮”

     

    湖濱宿舍與工學部交界處,有一棟外形古老的對稱形建筑——蝶宮。從外觀來看,墻面破舊,窗戶殘破,是筒子樓結構,走進樓里,樓道里堆滿了廢棄物,并且懸掛著一些衣物。走道里沒有燈,樓梯也是復古的旋轉式樓梯。許多戶人家都亮著燈,敲門卻絲毫沒有反應。樓中有許多禁閉的小門,掛著生銹的鐵鎖,讓人不禁好奇一探究竟。

     

    據校史資料顯示,“蝶宮”是曾經的武大女生宿舍之一,193110月開工,193210月竣工,建筑面積1595平方米,造價6.38萬元,三層鋼筋混凝土框架結構,由德國建筑師理查德·薩克瑟設計,永茂隆營造廠建造,位于校園東北部的團山。該建筑平面布局獨具特色,有“蝶宮”、“東宮、月宮、白宮等美譽。

     

     

    “女生宿舍”的外立面裝飾簡潔大方,主入口圓拱裝飾與男生寄宿舍一脈相承,和男生寄宿舍(老齋舍)同為國立武漢大學時期學生宿舍的歷史見證物。八十多年后,“老齋舍”被稱作“櫻花城堡”,而“蝶宮”,人們則叫它作“鬼屋”。翻開從前的老照片,蝶宮明朗整潔,絲毫沒有恐怖的氣息。生銹的鐵鎖、無燈的走廊、旋轉似的樓梯,吱呀的木窗戶。鬼屋與靈異事件在校園中總是個道不盡的話題。在武大,各種老舊建筑散發著荒涼和神秘的氣息,“蝶宮”便是之一。

     

     

    施應霆在《珞珈憶往》中回憶:進到宮內一看,窗明幾凈,整整齊齊,每個房間的書桌上,書架上都各就各位,床鋪上的棉被、床單和枕頭都樸素,有的房間還掛著有兩張八開面大的地圖,一張中國全圖,一張世界全圖,這說明我們女同學并非死啃書查講義,也關心國事、天下事,書架上除專業書籍外,一般都有些文學作品,著名作家的小說、散文、詩集等。她們追求美的享受,并努力充實自我。

     

    據在蝶宮已住了十四五年的夫婦介紹,這棟樓由于是歷史悠久的老建筑,所以較為破舊。這里住的人少、朝向不好,以前會刮很大的風,做飯都要到樓道里做。由于背靠山,晚上時常有賊。因為條件不好,許多房屋閑置。

     

    校史研究會的創始人、資深武大校史研究專家吳驍先生曾在幾年前曾經申請過補增“蝶宮”等老建筑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可至今,“蝶宮”的“文物”身份仍不明。2014年,蝶樓修繕工程批復后,2015年初開工修繕,并于2015年修繕完成。

     

    四、珞珈山水塔

     

    珞珈山水塔是薩克斯工程師設計的,也叫“八角亭”。塔高16.5米,鋼筋混凝土結構兩層八面建筑,下層是水池,可儲存400噸生活用水,上層是閣樓,可以觀光,上下層有旋梯相通,屋面是兩層八角飛檐,鋪孔雀藍琉璃瓦,建筑風格與中心校區早期建筑一致。水塔造價3萬元大洋,由漢協盛營造廠承建,19314月開工,9月建成,10月投入使用。192811月,國立武漢大學新校舍建筑設備委員會聘請美國建筑師開爾斯擔任珞珈山新校舍建筑設計師。開爾斯畢業于麻省理工學院建筑系,對中國古典建筑,尤其是故宮建筑頗有研究。漢協盛營造廠是當時武漢最具實力的甲級建筑企業,19301月珞珈山新校舍一期工程招標,漢協盛壓低標價,結果中了文學院、理學院、學生食堂及禮堂、老齋舍、一區教授住宅、實習工廠等6項工程,共130萬元大洋,幾乎總包了一期工程,并承諾贈建水塔??谷諔馉幤陂g,武漢大學被侵華日軍占領,珞珈山上的濾水機房和清洗塔被日軍拆除,雙塔成了單塔,現在還能看到遺址處的混凝土基礎。珞加山水塔自193110月投入使用,僅外表進行過幾次小修,水池壁有多處貫穿裂縫,梁柱、主體結構碳化深度超過保護層厚度。2004年,學校撥30萬元實施加固維修工程。這是珞珈山水塔建成以來首次主體大修。

     

    然而,珞珈山水塔這座以其涓涓細流、潤物細無聲的方式幾十年如一日滋潤武漢大學美麗校園的歷史建筑,似乎被人們遺忘,未能列入2001625日國務院公布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武漢大學早期建筑》名錄予以保護,實則是一大遺憾的事情。

     

     

    五、武大附?。ㄔ瓥|湖中學舊址):“庚子烈士紀念館”

     

    上世紀30年代與武漢大學珞珈山校園一并建起的“私立武昌東湖中學”,坐落于珞珈山西南麓。這所學校內有一幢大樓,集禮堂、教室、圖書館、辦公室四大功能于一身,名曰庚子烈士紀念館,是以1935年洪山庚子烈士墓修繕余款捐建的紀念建筑。1938年珞珈山軍官訓練團將官研究班第二期、第三期于東湖中學校園舉辦,庚子烈士紀念館也是重要的授課、會議場地。滄海桑田,如今,這里成為了武大附小校園。庚子烈士紀念館是一棟兩層“老樓”,造型奇特:從空中俯瞰形如漢字“丁”字,前面一豎上下兩層都是會議室,后面一橫是一排教室,外走廊以8個通透式圓拱結構作為裝飾,歐式風格明顯。

     

     

    19008月,唐才常、林圭等人發動以武漢為中心的自立軍起義,孫中山派吳祿貞、傅慈祥等興中會會員協助。起義失敗后,唐才常等10余人被殺。1912年在孫中山倡議下,政府在洪山北麓修建“庚子烈士陵園”,1935年撥??顢U建。這座“庚子烈士墓”至今仍在。據1937年《私立武昌東湖中學一覽》記載,建校之初,“建筑庚子烈士墓委員會”以修墓之余款,捐建校舍一棟,以作永久紀念建筑。這棟建筑設“禮堂一大間,圖書標本室一大間,辦公室四間,教室六間,足供學校辦公及三百學生閱書受課之用”。1991年版章開沅主編

     

     

        《辛亥革命辭典》也說:“庚子革命烈士紀念館,位于珞珈山南麓武漢大學內,樓內原陳列有庚子革命烈士文物,現為武大附小校舍”。

     

    這一建筑不僅串聯起1900年武漢庚子自立軍起義的歷史,更在隨后的武漢抗戰中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1938年珞珈山軍官訓練團將官研究班第二期、第三期于東湖中學校園舉辦,庚子烈士紀念館也是重要的授課、會議場地。這座年輕的校園為人類反法西斯的正義運動做出了巨大貢獻。當年的早期建筑陸續被拆除,僅剩庚子烈士紀念館仍保存完好。

     

    20129月,庚子烈士紀念館進行翻修,原本白色外墻被涂成黑色,原貌被改變。然而這座重要歷史建筑,并未列入任何級別的文保單位,其前途令人擔憂。

     

        最后,筆者建議,將上述既有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的、且被遺忘的武大老建筑,進行及時搶救修繕,并申請增補進“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武漢大學早期建筑》名錄予以保護。

     

     

     

     

     

    附 記:

     

    武大是一個產生浪漫的地方,武大的每一棟老建筑都有傳奇的故事。這些被遺忘老建筑,見證了風云變幻的歷史,卻抵不過時間的遺忘。

     

    據悉:2012524日,武漢大學早期建筑保護總體規劃方案咨詢會召開。經各位專家學者評估,建議在原有1526棟早期建筑保護的基礎上,增加團山女生宿舍(蝶宮)、珞珈山水塔、十八棟全部宿舍、農學院辦公樓(含科技樓)四處歷史建筑修繕。

     

     

     

    注 釋:

     

    ①資料來源:常晨、羅丹《武大農學院的前世今生》。

     

    ②資料來源:羅丹十八棟——低吟在珞珈山上的十八音符》。

     

    ③資料來源:彭穎尋蝶宮:飛翔為蝶,落地為葉》。

     

    ④資料來源:張廣亞、羅丹樂山樂水:珞珈山水塔》。

     

    ⑤資料來源:涂修德八旬歲月,誰憶庚子》。

     



    [1]
    作者簡介:李云貴,武漢大學中文系8303班校友,“武漢大學中國首屆插班生”,宜昌市城建檔案館研究館員。聯系電話:13986813709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