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ysyg2"><samp id="ysyg2"></samp></samp>
  • <menu id="ysyg2"><menu id="ysyg2"></menu></menu>
    最新信息

    牌坊承載的歷史記憶

    2013年12月19日 點擊數:
     
     
    12根祥云立柱喜迎八方賓客,五大綠化景觀清新宜人。時值120周年校慶之際,一個全新的校門廣場落成,為這美不勝收的校園又增添幾分韻味。
    矗立在廣場中心嶄新的校門牌坊,喚起了武大人心中的記憶。宛若鳳凰涅槃,在武漢大學120年的發展歷程中,幾經變遷的校門牌坊,從歷史深處走來,又將未來歲月開啟。
    1931年、1937年、1993年、2013年,80余年間,武漢大學校門牌坊四易其身。它見證了學校自強奮進的風雨歷程,凝注了一代代武大人的珞珈情結,傳承著一所大學生生不息的文脈。
    1930年至1936年,一棟棟華宇從“童山濯濯”的東湖之濱、珞珈山麓拔地而起,與湖光山色交相輝映,從此誕生了中國最美的大學校園,也是世界最美的大學校園之一。
    1932年底,北京大學文學院院長胡適赴武漢大學講學時,在日記中寫道:“校址之佳,計劃之大,風景之勝,均可謂全國學校所無。人們說他們是平地起樓臺,其實是披荊榛,拓荒野,化荒郊為學府。”
    國立武漢大學首任文學院院長聞一多將山名改為“珞珈山”,就是以“珞”(堅石)與“珈”(美玉)寓意篳路藍縷、開啟山林的艱難,也寄托了對學校美好未來的期許。
     
    1931年,學校在今街道口處立了一座四柱三間歇山式木制牌坊,作為校門。略施斗拱,油漆彩繪,主要功能是作為指引之用,告訴過往的人們:曲徑通幽之處,乃是大學之所。
     
    可惜,木制牌坊不久毀于風災。學校和校友們短時間內緊急籌資,開始了牌坊的復建工程。新牌坊于1937年建成,選用鋼筋混凝土材料,采用四柱三間沖天式結構。八棱四柱表示“喜迎四面八方莘莘學子”,柱頭刻有云紋,代表高等學府的深邃和高尚,氤氳著濃厚的文化氣息。上覆孔雀藍琉璃瓦,簡潔典雅,超凡脫俗。
    牌坊正面楷書“國立武漢大學”六字,據考證為時任數學系教授蕭君絳所書。背面小篆體“文法理工農醫”六字,為中文系教授劉賾(劉博平)所書,堪稱國寶。表達了武漢大學的辦學理想、辦學規模和學科特色。
    1938年,日寇進逼,武漢淪陷,師生于國難之中西遷四川樂山。山河破碎,校門牌坊犖犖獨立,守望校園,期盼師生早日歸來。而在三千里之遙的西南一隅,武大在樂山文廟辦學,欞星門下弦歌不輟,書寫了蕩氣回腸的篇章。
    1946年,復員珞珈的武漢大學,實現了校門牌坊背面六個大字所表達的辦學理想,六大學院并駕齊驅,躋身民國五大名校。
    校門牌坊見證了珞珈山上的風云際會,承載著一代代武大人的文化記憶。蔣介石、周恩來、郭沫若等政治人物在這里留下歷史風云,“珞珈三女杰”、“哈佛三劍客”等名師大家在這里寫下傳世佳話。
    著名歷史學家吳于廑將“國立武漢大學”巧讀為“學大漢,武立國”,成為又一佳話。一所大學的名字倒過來讀也一樣意味深長、大氣磅礴,古今中外都是難得一見的。
    新中國成立后,武大校名一般采用毛澤東主席題寫的“武漢大學”,“文革”時,校門牌坊正面也換成了毛體“武漢大學”四字。改革開放時期,學校請著名書法家、畫家曹立庵先生重新題寫,即現在所見“國立武漢大學”六字。
    上世紀80年代,武大校門由街道口后移至八一路,學校以四根石柱作簡易大門,一用就是幾十年。而曾經的老校門牌坊,遠離了校園的懷抱,淹沒在市井喧囂之中,遺世獨立,日漸殘破。在它的默默守望和護佑下,武大勇敢地走在中國高等教育改革的時代前列。
    時光流轉,雕刻光陰的故事。一年一度,牌坊指引多少新生步入神圣的大學殿堂,又目送多少畢業學子邁向人生的新征程。湖北省文聯副主席兼秘書長、校友羅丹青回憶說:“牌坊就是母校留在我記憶中的第一個清晰印象,也是最深刻的印象。它昭示著武大一個多世紀的輝煌,也像一個默默無語的智者,引領著無數學子走進知識的殿堂。我至今都記得自己當時興奮的表情,這個表情也被定格在了后來與牌坊的親密合影上,那是我進校后拍的第一張照片。”
     
    1993年,學校迎來了百歲華誕,深圳校友會及其他海內外校友籌款,以老牌坊為藍本,“復制”了一座新的校門牌坊。而那座曾經門庭若市的老牌坊,封存了一所大學可歌可泣的百年歷史。2001年,國務院將其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武大校門牌坊算不上精致的珍品,更說不上豪華氣派,然而,它卻以其獨特的歷史文化價值,格外引人注目。校門牌坊和老圖書館、老齋舍、櫻花一起,并稱武漢大學“四大景觀”。是武大的精神賦予了它獨特的韻味,還是它彰顯了武漢大學樸實剛毅的文化氣質?
    2012年,由于八一路下穿通道建設需要,1993年牌坊被拆除,一時間引起了軒然大波。雖不是文物,但作為老牌坊文脈的延續,20年間,它承載了太多的文化記憶,寄托著無數武大人的“珞珈情結”,已成為武大乃至整個城市新的地標。
    在不舍的同時,大家更多地表達了對母校新貌的期待。“我相信,武大會更美!”本山傳媒集團藝術總監、校友劉雙平表示。
     
    9月8日,在告別將近一年之后,一座新的校門牌坊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正值新生開學典禮前一天,美麗的大學校園里,嶄新的建筑映著年輕的笑臉,在藍天白云下熠熠生輝。新牌坊大小是老牌坊的1.120倍,無論質地還是設計工藝都超越了歷史。
    “武大的氣質不會變,也不能變,武大的文脈將一直傳承下去。”隨著校門牌坊復建和漢林廣場建成,周恩來故居對外開放,“老圖”變身校史館,史上最大規模文物修繕完成,藝術博物館雛形初具……校長李曉紅當初的承諾已變成現實。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