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ysyg2"><samp id="ysyg2"></samp></samp>
  • <menu id="ysyg2"><menu id="ysyg2"></menu></menu>
    最新信息

    讓心中的天使飛起來

    2012年04月01日 點擊數:

    宜昌市政協主席、黨組書記,慈善總會會長李泉

     

    李泉帶孫子捐款

    李泉和福利院老人們一起過春節

    李泉為災區人民捐款

    李泉看望老人
     
     
     
    李泉,男,湖北宜昌人。1948年8月生,1974年1月武漢大學化學系電化專業畢業。歷任宜昌市樹脂廠黨委副書記,宜昌市扁絲織袋廠黨總支副書記、廠長,宜昌市委副秘書長兼研究室主任,宜昌市委副書記,宜昌市政協主席、黨組書記。2009年獲湖北省最具愛心的十大慈善楷模稱號,2011年獲中華慈善總會第六屆全國“最具愛心十大慈善楷模”稱號。
     
     
    郭美美用自己的虛榮惡作劇般地為紅十字抹上了一層黑色印痕。這個代表政府的慈善機構的權威與崇高在很大程度上被解構了,但被傷害的卻不只是紅十字會,還有千千萬萬 顆善心。“郭美美事件”后,公眾對紅十字會的信任度大減,各地紅十字會門可羅雀, 捐款數字大降。7月,北京個人捐款僅8筆,河南僅1筆,廣東佛山沒有接到任何捐款,深圳僅5千......
    面對中國紅十字的境況,作為第六屆中華慈善獎的獲得者,湖北省唯一獲此殊榮的個人,宜昌市慈善總會會長李泉有什么感受和見解?他個人在慈善事業上又有著怎樣的經歷呢?
     
    一件棉襖溫暖一生
    孩提時,李泉家里很窮,母親多病,父親收入低,每月僅三五十元工資,還要養活四個孩子。每天早上去上學,出門的時候,房東蔣爺爺總會給李泉兩分錢,讓他過早。許多同學,也經常帶了早點分給李泉。雖然貧窮,但是,李泉被眾多的愛心包圍著,不曾感覺到寒冷。
    上初中后,李泉就一直享受著學校的“助學金”,剛開始是9元,后來是12元,相當于父親工資的四分之一,對于貧困家庭來說,這個金額很有分量。
    李泉的第一副眼鏡,也是學校幫助配的。老師發現坐在后排的李泉老是虛著眼睛,了解后,才知道,他已經看不清楚黑板,但由于個子高,怕坐前排后會擋住其他同學的視線,所以,只能默默地瞇著眼睛,努力一邊看一邊猜黑板上的字。知道李泉家庭情況,學校專門為他送上一副眼鏡。戴上眼鏡后,李泉抬頭四望,天藍云白,山清水秀,每一處景致都是那么美好那么溫情。每個人對自己生命的選擇是無能為力的,但是,李泉很慶幸生于這個時代,生于這個國家。
    最讓李泉銘刻于心的是1960年的冬天。那一年,中國半數以上的耕地或多或少遭受到干旱或者其它惡劣天氣,自然災害嚴重,正是國家困難時期。冬天,寒風凜冽,李泉穿著單薄的衣服,又沒有吃早飯,凍得蜷縮在一角,被班主任馮素華看在眼里記在心里。不久之后,李泉就穿上了學校為他們這批家庭貧困學習優異的學生送來的新棉襖。
    黑色,中山裝樣式,李泉到現在還記得那件棉襖。穿上新棉襖,一股暖流從體膚滲進心窩,李泉不時用手在自己身上撫摸,感受著新襖內棉花的厚實與柔軟。
    棉襖,父母也曾給自己做過,但是,在1960年,這個特殊的年份,學校在寒冬里及時送上的棉襖,讓李泉帶溫暖一路前行......
    李泉的人生路上擁抱著無數他人雪中送炭的回憶,關愛如同跳動在生命路程中的旋律,一路奏響,質樸美妙的感動便常涌心田。作為一個窮孩子,從小受到援助,社會關愛的陽光雨露滋潤著他,也在他的心中播下愛與善的種子,隨著歲月生根發芽,“雛既壯而能飛兮,乃銜食而反哺”的心思愈加強烈。
     
    一頓團年飯堅持了19年
    上大學前,李泉已經救過兩個人。一次,李泉到河邊挑水,看見一個洗菜的小女孩滑掉進水里,他立即跳進水里,將小女孩救了上來。當天晚上,小女孩的姐姐找到李泉,送了一本《毛澤東選集》給他,作為感謝。還有一次,李泉在江邊游泳時,再一次挽救了一個小孩的生命。
    那個時候,李泉還不是黨員,甚至連團員都不是。救人,僅僅是一種本能的反應——不能眼睜睜看著一條鮮活的生命從自己眼前消失。
    至于,攙扶盲人過馬路,將自己省吃儉用的積蓄拿出來給更需要的人,每天給生病的母親倒便盆,在李泉看來,更是一種自然而然的行為。
    在宜昌市委擔任一定的職務后,李泉居住的小區門崗都知道他的要求:“凡是來上訪的,一律不要攔著。”李泉說,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自己最困難,感覺熬不下去的時候,也曾經在領導樓前徘徊,渴望領導幫忙解決問題?,F在,自己雖不能解決全部問題,但是,至少要善待上訪的群眾。黨的宗旨不是寫在書上的字,而是落到實處的行動。享受到黨的恩情,更要承擔起黨員的責任。
    太平溪一位素不相識的農民曾給李泉寫信“家里拿出多年積蓄供姑娘讀大學,希望她畢業后能改變家庭經濟面貌,結果,畢業一年多,一直沒有就業。”一封信看得李泉心酸不已,請相關部門調查核實,若情況屬實就請相關專業的部門單位在招聘時優選考慮。最終,幫農民的女兒解決了就業問題。
    寫信過來,要求解決就業的;路上被攔著,要求解決求醫的;單位被攔著,要求解決商業糾紛的;菜場被菜農攔著,要求傳遞上訪信件的,李泉都會聽對方講完,一一批示或轉達。
    從1993年開始,每年臘月三十,當其他人都聚集在親人旁邊,享受著家庭團圓的歡樂時,十點,李泉總會準時出現在福利院里,自己掏出兩千元錢,陪著孤寡老人和殘疾兒童過春節,吃團年飯,送上新春的祝福。無論刮風下雪,不論職務變遷,十九年如一日,從無間斷。他告訴福利院的人,不要對外聲張。所以,這個習慣堅持了近二十年,一直無人知曉。
    直到湖北省有關領導來宜昌慰問福利院,福利院的人聽說有政協的人陪同,不由得感激地說了一句:“你們都是好人,我們政協主席李泉一二十年臘月三十都來陪我們過節,不容易啊。”這一句情不自禁的話,一種發自內心的尊重將李泉的這個秘密行動徹底公布于眾。
    毛主席說過:一個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19年,每一年的大年三十會有多少種情況發生,他卻從不曾間斷,這是一種怎樣的精神支撐著堅持!在李泉眼里,自己享受過的恩情,如指上清歌,曲曲溫暖,日日回放。于是,慈善,成了他傳遞溫暖的社會責任,釋放感激的生活方式。
     
    一種守善已成習慣
    有一天,李泉正在菜場買菜,一個中年婦女突然跑過來,拿著一只烤鴨就往李泉手上塞:“我姑娘工作解決了,謝謝您啊。”李泉莫名其妙,這種事兒太多了,實在想不起婦女是誰,他還是禮貌地對這位婦女說:“姑娘就業了就好,東西我不能收。”買豆腐的人會把中間最好的一塊給他留著,買青菜的菜農會將最新鮮的蔬菜擇好送到他手中……
    在小店買東西被人認出,店主說,“你是好官,我們周圍好多人受過你的恩惠,不能收你錢。”李泉就開玩笑說:“你不收我錢,我就是受賄,還能是好官嗎?”
    路上時常被人攔著,一張張陌生面孔嘴里都說著同樣一句話:“感謝”,李泉知道,自己不求回報,但是,百姓心中有桿秤,只要你在做,他們遲早會感受到。
    2007年,李泉擔任市慈善總會會長,更加努力地為慈善事業鼓與呼,使全市每年的慈善捐款都超過千萬元,這些善款救助貧困對象25萬多人次。同時,他全力推動陽光慈善、透明慈善、誠信慈善,定期審計慈善賬目,每年向社會公布審計結果,贏得了社會認可,使捐款者放心、受助者滿意。
    李泉說,由于中國慈善屬于半官方性質,因為監管不力,出現郭美美這樣的事件,影響很壞,讓人痛心。每個人心里都有一個天使,慈善就是讓心中的天使飛起來。如果,傷了做慈善人的心,讓天使收起翅膀,就會讓撒旦橫行,烏云蔽日,那些急需得到幫助的人享受不到社會的溫暖和關愛。令人欣慰的是,最近五年,慈善法規制度加快建設,《慈善法》也已納入國務院和全國人大立法計劃。相信,有了法律護航,天使將會擁有一片清潔的陽光的天空,放心飛翔。
    而宜昌的慈善事業,也在2008年有了飛躍。“5.12”地震剛過,5月16日,宜昌市慈善總會在全國最早組織義演。當年宜昌市慈善總會共募集善款5054.37萬元,超過前8年的總和3273萬元還得拐個彎,這是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數據,表明宜昌慈善事業的春天已經到來。李泉親眼看見很多系著紅領巾的小朋友,拄著拐杖步履艱難的白發老人,甚至殘疾人過來捐款,有個殘疾人拿著四五張一百元,直接丟進義演募捐箱,留名留的最多的是“愛心”。
    慈善總會的那些慈善款物大都全部用于開展慈善助醫、慈善助學、慈善飲水、安老恤孤、救災救濟等項目中。近年來,市慈善總會還通過向上爭取一些慈善項目,使慈善救助多元化惠民。
    做慈善,李泉最為高興的回報,就是看見,在慈善總會的鼓與呼之下,宜昌越來越多的大型企業的負責人,都開始大力支持慈善事業。譬如枝江酒業董事長蔣紅星個人去年向慈善協會捐贈1000萬元,截至去年,在宜昌企業家群體中個人捐贈達1000萬元的僅此一人,在回報社會、熱心慈善事業上,他成為拋磚引玉的第一人。今年,又陸續有幾位企業家個人捐助過千萬。一位從小家庭困難,在享受國家政策下富裕起來的民營企業老板對李泉說:“以后每年我都會保證百萬元的捐贈款,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哪怕有些企業或個人原本答應捐贈慈善總會的善款,最終卻贈送到其他單位,李泉從來不爭,反而安慰那些人,“只要是在做善事,不論把錢用到哪里,都是好事,都是對我的支持!”
    “365天怎么過日子,責任很重要。”李泉說,“我看過一位省長寫的《心在哪里安放?》,心,就在揮灑的過程中,發光、閃亮!只要能動,我都要堅持盡一份責任,讓人們心中的天使都能飛起來。”
     
     
    作者:翟雪蓮,女,99屆人文專業畢業校友;
    陳雙艷,女,05屆新聞專業畢業校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