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ysyg2"><samp id="ysyg2"></samp></samp>
  • <menu id="ysyg2"><menu id="ysyg2"></menu></menu>
    最新信息

    說老實話,辦老實事,做老實人的地產大亨張鵬飛

    2011年05月26日 點擊數:

     
    張鵬飛照片

     

          他是85年巴東理科狀元,畢業后靠辦駕駛學校賺取了第一桶金。他自創民生地產公司,十余年間,開發了“民生家園”“民生桂馨苑”、“民生麗島”、“民生家園”、“民生世家”、“清江山水”等十多個地產項目,多次獲得行業大獎。他是張鵬飛,正逐漸成為宜昌房地產行業的領軍人物。
     
    (一)
    按照預約來到位于宜昌開發區的武漢大學學術交流中心時,張鵬飛還沒有回到辦公室。這是一棟依山而建的建筑,灰綠色的屋頂與武漢大學的建筑風格如出一轍。
    辦公室很寬大,一扇擺滿藝術品的鏤空壁櫥將辦公室隔成兩個空間,外面擺著兩張大的會客桌,里間是辦公桌和會客沙發,辦公桌和會客沙發之間有十來步遠。
    很多儒商的辦公室里都會懸掛名人字畫,這里也不例外,一條遒勁的“風鵬正舉”條幅道出了辦公室主人的胸襟和志向。
    令人意外的是,在辦公桌和會客沙發頭頂上,分別吊著兩個碩大的鳥籠吊燈。橙黃色的鳥籠很引人注目,卻并沒有傳達出多少的藝術美感。
    此時,窗外正淅淅瀝瀝地下著小雨,辦公室外的小園林靜默在細雨中,更加襯托出這個地方的幽靜。從落地窗戶向外看,是一片修整過的植被,被雨水沖刷得透亮。
    大約半個小時候后,張鵬飛帶著滿面笑容回來了,朝我們不好意思地笑笑:“剛才去機場接老婆和女兒,飛機延誤了一點時間——讓你們久等了。”
    無論多忙,張鵬飛總是把家人和孩子放在心中。說來,也許別人都不會相信,這樣一位身系數個地產項目的大老板,每周無論多忙都會親自送女兒去荊州學鋼琴。
    話題很自然地談到了他正在從事的房地產行業。與很多地產老板不同的是,張鵬飛自始至終都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即便是談起85年考取巴東理科狀元,他依然是一臉的平靜。
     
    (二)
    張鵬飛出生于湖北省巴東縣一個貧困的家庭。因為家里兄弟多,生活條件很艱苦,當別人家的孩子把讀書當苦役時,張鵬飛卻對讀書甘之如飴。
    1985年夏天,高考的結果放榜,張鵬飛以巴東縣理科狀元的成績考入了武漢大學水利水電學院施工專業。消息傳來,張鵬飛一家又喜又愁。
    喜的是,世代為農的張家,終于出了第一個大學生,而且還是高考狀元。愁的卻是,上大學是一筆不小的開支,為了供孩子們讀書,他們已經竭盡全力也才勉強支撐,如今這么大一筆學費,要到哪里去籌措?
    整個夏天,父母親就奔走在借錢的路上,到了臨開學的前一天,父親將一大把零零碎碎的錢放進一個手絹里包好,交到他的手中,叮囑他到了學校,一定要聽老師的話好好學習,將來要力爭跳出農門。
    9月,從未出過遠門的張鵬飛背著簡單的行李,來到了繁華的大都市武漢,開始了他的求學之路。張鵬飛牢記父親的囑托,在最開始的兩年里,一心埋頭學習,成績始終保持在班上前列。他甚至還做好了考研的準備。
    如不是后來發生的一件事,也許張鵬飛會按照“乖學生”的線路一直走下去。
    那是大二臨近假期的一天。張鵬飛像往常一樣,到郵局去取父親寄來的5元生活費。站在柜臺邊,他一邊想著父母親的艱辛,一邊盤算著5元錢該怎樣節省。這時,旁邊一位同學若無其事地取了500元,在等錢的間隙還居高臨下看了張鵬飛一眼。
     
     
    (三)
    這一眼直刺入了張鵬飛的心里。為什么別人家輕輕松松就可以拿出四五百元,而自己家傾盡心力也才只有這四五元的收入?我不比別人笨,為什么卻要過得比別人貧窮?那一刻起,張鵬飛就在心中立誓,一定要擺脫現在的貧困狀況。
    自此之后,張鵬飛不再把學習當作全部的追求,他開始思考商機賺錢。武漢大學作為一所風景優美的名校,早已經成為一處著名的風景區,每年都要迎接不少的游客。張鵬飛就和幾個同學一起,出售校園風景照、出租觀光自行車,竟也為自己掙了一些生活費。
    1989年,大學畢業的張鵬飛被分配到海南電力公司,然而當張鵬飛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車趕到這個陌生的城市時,卻被意外地告知他的派遣證上的信息有誤:原來省經濟計劃廳的工作人員將他的畢業學校少打了兩個字。
    站在工作單位的大門外,卻因為打字員的失誤不能進門,張鵬飛只覺得命運捉弄人。而此時,他的手中只剩下了五塊錢,連回程的車票都買不起。他不想再跟家里添負擔,思考再三后決定先掙點錢,再想辦法回到湖北。
    手中沒有本錢,找工作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干什么掙錢最快呢?張鵬飛到街上四處轉了轉,就有了主意。他很快地買來了鞋油和鞋刷,在望海國際大酒店旁擺起了擦鞋的攤子。
    張鵬飛做事認真,頭腦也很活絡,很善于察言觀色和聊天,很快地就籠絡了一批老顧客,月收入也達到了千余元。
     
    (四)
    張鵬飛在海南待了一年多,作為一個外來人,親眼見識了海南地產泡沫的興起與衰退。隨后,他來到河南舅舅家,在舅舅的五金店鋪里做了一段時間的幫工。
    1992年,他離開河南,來到離家較近的宜昌闖蕩,先后從事過貿易、餐飲、娛樂、機電、裝修、駕駛培訓等行業,嘗盡了很多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但也積累了不少有用的人生經驗。
    上世紀90年代中期,全國各地開始興起房地產行業,曾經近距離地感受過海南地產瘋狂的張鵬飛深知,地產行業是一個欣欣向榮的行業,只要規范操作,未來有著廣闊的前景。
    1998年,他懷揣著九年摸滾打爬攢下的錢,注冊了宜昌民生房地產公司。之所以取名民生地產,張鵬飛覺得居住是普通百姓最基本的民生問題,而他的房地產公司就要做老百姓買得起的房子。
    一個毫無背景的窮小子做房地產,其中經歷的艱辛可想而知。短短十余年時間,他在宜昌開發了民生世家、民生麗島、民生家園、清江山水、半山酒店、民生酒店等10多個項目,總面積達到50多萬平方米,為社會提供了1000多個就業崗位。
    因為深諳窮人家的孩子讀書不易,也為了回報母校的恩情,張鵬飛還在自己的母校巴東一中設立了救助基金,籌集60多萬元,每年都要贊助150名貧困高中生。
     
    (五)
    張鵬飛開玩笑地將自己的地產開發之路形容為“走正道,傍大款”。所謂“走正道”,就是堅決走正途,說老實話,辦老實事,做老實人。“那些走捷徑走曲線的事情,我不會去干。”
    張鵬飛說,他做事憑的是真實以及真誠,“有很多人都忘了一句話,真實是一種力量。跟人打交道,有時候不一定要用手段,掏心窩子說話,堅守自己的原則,寬容別人的過錯,有時候也會帶給人成功。”
    而“傍大款”則是與大企業合作搞開發。目前,民生地產已經與武漢大學合作建立武漢大學三峽學術交流中心,與清江公司合作開發清江山水,與宜昌天力公司合作開發新外灘、半島花園、清江潤園、星河水岸等等。
    對于其中的細節,張鵬飛并不愿意多談。“長久以來,地產商給人們的印象太壞,我也沒必要多做粉飾。但可以肯定的是,我是宜昌為數不多幾個沒有被檢察院請去‘喝咖啡’的地產商。”
    他指著辦公桌前的鳥籠吊燈,說:“你們看那兩個吊燈,是我專門請人設計成了鳥籠的樣子。鳥籠是什么,是禁錮,是失去自由。這是我給自己的警示,辦公桌上的鳥籠提醒我,為人做事要依法依規,不能觸犯法律;而會客沙發之上的鳥籠則提醒我,生活要規規矩矩,別干金屋藏嬌之事。”
    張鵬飛說,自己出身于貧苦的農家,始終保持一份“良家婦女的價值觀”。如今身價上億的他,穿戴的也不過是百來元的T恤。“這個社會,錢是賺不完的。有了錢而忘了自己的本源,讓身體被物質所奴役,是最不值得的。”
     
    (六)
    當年,張鵬飛進駐開發區搞地產,并不被人看好。然而實踐證明,他的眼光是正確的,十余年時間,開發區已經成了距離中心城區最近的安居首善之地。
    投資建設武漢大學三峽學術交流中心時,張鵬飛也不被看好:酒店行業回本慢,投下近兩億元,不知道要到哪一年才能賺錢,這是典型的傻。然而他卻力排眾議,堅持將這個項目拿了下來。
    如今,半山酒店經營漸入佳境,資產價值和綜合效益逐步顯現。
    在商場奮戰了這么多年,張鵬飛總結最深的一句話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差別就在于對未來的判斷”。從選擇開發區搞地產,到開發武漢大學三峽學術交流中心,張鵬飛的抉擇無不體現了他的前瞻性。
    跟清江公司、天力公司等大企業的合作,同樣也是基于其對未來的正確判斷,這幾套資金組合拳不僅讓他贏得了令行業刮目相看的大項目,也讓民生地產逐步躍升為業界的領頭羊。
    一同令行業矚目的,還有民生地產優秀的管理體系,2004年和2005年,民生地產連續兩年榮獲宜昌市“十強房地產開發企業”,2008年民生地產榮獲“三峽宜昌資信20強房地產開發企業”。
     
    (七)
    張鵬飛說,決定一個人一生命運的平臺有三個:其一,受何種程度的教育。這決定了你將來在哪個范圍內活動,將和什么樣的人來往。其二,選擇什么樣的終身伴侶。這決定了你將來創業的家庭環境,要彼此支持,相互理解。其三,從事什么行當。這決定了你什么樣的人生。
          對于仍在大學的學生,張鵬飛建議大家除了知識,還要強調三點:第一,最為重要的是做個好人,好人有貴人相助,好人一生平安;第二,扎扎實實從小事做起,腳踏實地從基層干起,“學中干,干中學”最為有效;第三,任何時候都不能放松學習,好好學習,努力工作,創造健康豐盛的人生。
     
    (作者:柯黎,女,07屆戲劇影視文學專業畢業校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