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ysyg2"><samp id="ysyg2"></samp></samp>
  • <menu id="ysyg2"><menu id="ysyg2"></menu></menu>
    最新信息

    王儒述:60年的水利生涯

    2010年07月16日 點擊數:

      


     
     王儒述:男、湖南省湘潭市人,1930年1月31日出生,1951年8月武漢大學水利系畢業。先后在水利電力部、城市建設部、葛洲壩工程局、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等單位工作。歷任科研處處長、施工科學研究所所長、教授級高級工程師等職務?,F任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環境及文物保護委員會顧問、河海大學、武漢大學兼職教授、中南林業大學名譽教授。長期從事水利水電工程規劃、設計、施工、科學研究、生態與環境保護及涉外工作。曾先后撰寫水利水電工程科學研究、設計、施工及科學管理中英文專著百余篇在《水力發電》、《水電站設計》、《中國三峽建設》及英刊《國際水力發電與壩工建設》(《International Water Power & Dam Construction》)、與 “世界大壩會議”、“三峽水利水電工程國際會議” 等中外雜志及會議論文集上發表,或作口頭報告、技術交流。曾多次受單位派遣或應國外邀請在美國、加拿大、日本、挪威、墨西哥、德國等國及香港、臺灣地區工作、學術交流或參加國際會議。曾受外交部、水電部和三峽總公司委派,于1982、1996年兩次全程陪同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博士及夫人和他率領的美國代表團參觀、考察三峽;1994年陪同世界首富比爾·蓋茨一行來三峽大壩參觀及長江三峽游覽。經常陪同國內外貴賓參觀三峽工程,承擔國際交流、招投標及談判工作。
     
    他出生在湘江邊, 求學在長江邊, 工作在長江上,一輩子以江河為家,水利為業。他從事水利工作六十年,參加了丹江口、葛洲壩和三峽水利工程建設。為了水利,他舍卻京城,來到江城武漢;為了水利,他又從武漢來到丹江口;也正是為了水利,他落葉歸根在濱江小城宜昌,園了他的三峽夢。他慶幸自己能在百年名校武漢大學攻讀水利專業,慶幸自己生逢其時,在黨的培養教育下,參加丹江口、葛洲壩和三峽大型水電工程建設。
    六十年伴水而生, 投身水利建設,造就了他的水利情緣與三峽夢。因為三峽,他結識了世界名人基辛格、比爾. 蓋茨, 也因為這份難舍的江河情, 造就了他六十年水利生涯。
    他就是武漢大學老校友、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教授級高級工程師王儒述。
     
    一個夢想在武漢大學盛開
    1930年1月,王儒述出生在湖南湘潭。從小在湘江邊長大,對江河情有獨鐘。兒時常常在湘江邊赤腳嬉水,打漂漂、捉魚蝦;家鄉水、故鄉情給他無限樂趣、無限眷戀。有年夏天湘江突發洪水,卻讓他對水有了新的認識,這時他才七、八歲,親眼看到一個巨浪打來,岸邊一間小茅屋隨波逐流而去。
    沒想到看似平靜的江水卻蘊藏著如此驚人的力量?這讓年幼的王儒述對水產生了無以言表的情感,受到強烈震撼。直到他上高中時,語文老師潘芝龕引經據典講述:“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出自《莊子. 秋水篇》:“天下之水,莫大于海,萬川納之。” 林則徐《座右銘》:“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及《孔子家語》:“孔子曰:夫君者舟也,人者水也。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君以此思危,則可知也。” )老師教他要像大海那樣雄偉,才能容納百川;人的胸懷也要像大海那樣寬容博大。老師還說要居安思危。王儒述這才豁然開朗,原來當初讓自己感動的,就是江河所表現出的那種高尚品格和雄偉力量,老師的諄諄教誨,至今記憶猶新。
    上高中時,還從孫中山1918年撰寫的《建國方略》中,讀到他興建三峽工程的偉大構想。又從報紙上看到一則消息:當時國民黨政府提出要修建三峽大壩,特意邀請美國墾務局總工程師薩凡奇博士來華幫助設計。這讓王儒述欣喜萬分,下定決心要學水利,立志以江河為家,以建壩為業。在武漢大學讀書時,他孜孜不倦、勤學好問,還熱心公益。1950年曾擔任武漢大學學生會副秘書長,還勤工儉學刻鋼板、印講義,為一年級同學輔導測量實習。經常白天上課,晚上加班,有時耽誤了功課,也一一補上。當時教水文學和農田水利的余恒睦教授經常幫他仔細修改作業,至今不忘。
    1949年新中國誕生,讓熱血青年王儒述斗志昂揚、躊躇滿志,1950年積極報名參軍參干,1951年大學畢業,時年21歲,他服從組織分配,積極投入到水利水電建設。
     
    六十年水利生涯
    人生有時就像一道道選擇題,王儒述從京城到省城,從省城到小城。他告別了繁華,親近了江河,選擇了激流、選擇了拼搏,選擇了波瀾壯闊……
    1951年8月武漢大學畢業后,先是分配到水利部,隨后被分配到武漢市的中南軍政委員會水利部,先后參加了海南島農田水利建設和1954年7月武漢市防汛,還榮獲“武漢防汛三等功臣”稱號。1958年9月1日丹江口水利工程開工,王儒述再次告別省城,遷走全家戶口,主動請纓調到偏遠的丹江口。
    工地生活艱苦,蘆席作墻,油毛氈當頂,冬天四壁漏風,夏天悶如蒸籠。就在這樣的房子,王儒述一家五口住了整整十二年。
    1970年12月26日,葛洲壩工程開工,已安居丹江口的王儒述舉家遷往宜昌,再次以極大地熱情投身到葛洲壩水電工程建設。
    1981年1月4日葛洲壩截流,時任葛洲壩施工科學研究所所長的王儒述,三天三夜蹲守工地,親眼看到長江順利合龍,又一次感受到千軍萬馬征服大江大河的雄偉力量。 1982年夏天主持并參與大壩7o C低溫混凝土科研試驗,并批量生產,榮獲1983年度水電部科技進步二等獎。1984年12月三峽工程籌備開工,時年54歲的王儒述被調參加三峽工程籌建。已過“知天命”之年,他沒有絲毫猶豫。這一天,他等得太久了,為了這一天,他也做了充分準備。
    從規劃到勘察,從設計到施工,王儒述一步一個腳印,一直堅守在三峽大壩第一線。
    退休后,王儒述又擔任三峽總公司技術委員會委員,環境與文物保護委員會執行委員,參加三峽工程設計審査、環境保護、外事接待。2001年10月30日有幸與老一輩水利專家錢正英、陳賡儀、張季農、李伯寧、李鶚鼎、潘家錚、王宏碩、劉肇祎、謝鑒衡、文伏波、方子云、程山、王梅地等一道榮獲中國水利學會第一批“從事水利工作五十年以上優秀老專家”的榮譽稱號(水學【2001】39號文)。直到今天,80高齡的他仍然擔任環境與文物保護委員顧問。三峽工程一草一木,他都歷歷在目。三峽工程離不開這樣的水利專家,而這位水利專家也離不開三峽工程。
     
    和基辛格的跨世紀友誼
    因為精通英語和熟悉水利工程, 王儒述受外交部、水利部和三峽總公司委派,兩次陪同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博士及夫人訪問三峽,結下一段跨世紀友誼。
    1982年10月,基辛格及夫人訪華,專程游覽三峽,并實地考察了三峽壩址和葛洲壩,王儒述作為水利專家和翻譯,全程陪同。
    一路上,基辛格興致勃勃地詢問葛洲壩工程建設和三峽大壩規劃,王儒述對答如流,兩人一見如故。
    船到宜昌,陪同任務完成,王儒述與基辛格惜別,基辛格親自送他到船舷,緊緊地握著他的手說:“三峽之行給我留下美好的印象,等三峽工程開工,我一定再來參觀,謝謝你,再見!”
    1993年6月,王儒述隨中國水利學會代表團,應邀赴美國華盛頓參加第一屆國際水科學及工程大會。第二天王儒述收到基辛格秘書的電話及電傳邀請,到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基辛格辦公室會晤。6月9日王儒述如約前往, 一見面, 基辛格與他親切握手。兩位分別11年的老朋友,回憶當年往事,并把話題轉到正在建設中的三峽工程?;粮褡YR三峽大壩開工,并愿應邀再訪三峽大壩。
    1996年9月基辛格再訪三峽大壩,王儒述奉派全程陪同?;粮窈头蛉擞H眼目睹了雄偉的三峽工程,興奮不已,激動地說:“我深信要建成三峽這樣宏偉的工程,必須要有堅強的意志。預祝你們勝利完成這一跨世紀的宏偉工程。”基辛格的真誠祝福和鼓勵,讓王儒述和他的戰友們倍受鼓舞。
    在此后的日子里,基辛格一直關心三峽工程,時常與王儒述通信,多次在北京、華盛頓通電話問候。每逢他生日和重大節日,王儒述都去信祝賀;基辛格也經常來信詢問三峽工程建設情況。他們跨越大洋、跨越世紀,構筑了一段難忘的友誼。
    一輩子行走在江河之上, 一生與江河打交道, 是故鄉的水給了他靈性, 是多情的長江賦予他智慧, 是人生的大江大河讓他見識了風浪,領略了風光,成就了夢想,陶冶了他豁達寬容的性格,園了他的三峽夢,從而譜寫他六十年的水利生涯。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